当前位置 :主页 > 产业发展 >

资讯中心

执业马云董事会
* 来源 :http://www.bezxgdlaw.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1-26 12:40 * 浏览 :

  现代人的压力越来越大,有时候看起来压力的来源是对物质财富的担忧,但其本质是对身份的焦虑。身份的焦虑其实自古以来就有,但是在现代社会愈演愈烈,其实这也是人类发展要付出的代价。

  就像我们现在很多人爱比较,比较之后又会产生巨大的压力。根本原因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对成功的判断有一套标准,如果我们没有达标,就很难得到他人的尊重,所以我们内心会对自己有所期待,因而产生身份焦虑。

  有心理学家这样解释身份,身份就是一个人在别人眼里的价值和重要性。我们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格外在意物质,因为物质会带给我们大量情感反馈。如果我们在物质上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可,那么他们就会给出自己的情感反馈,这种情感反馈决定了我们的社会地位。比如说一个人他受到社会的排斥,没法混下去了,那这个时候他的身份已经濒临破产,他就很难再以那个身份在这个社会中生活下去。

  我们大多数人不至于总在担心自己的身份破产,但是随时都会面临大大小小的身份挑战。就比如说考试、朋友之间的攀比和年终考核等等。

  攀比其实也是一种对身份的自我判断,我们人类自古以来就是群居动物,所以我们的价值都是有高有低的,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比较的。你的朋友,熟人或同事对你的态度会影响到你的生活质量,当你拥有的东西比他们多时,并得到他们的积极评价,那么你就能够体会到身份带来的优越感。

  在人们走出封建社会之后,我们进入了一种崇尚精英的社会。在这个社会提倡的是努力能够改变命运。无论是在东方社会还是西方社会,都认可努力就能成功这个道理。在崇尚精英的社会,认为在发展初期,每个社会成员都应该拥有同样的社会资源。在之后的发展中,大家各凭本事。

  如果你是有能力的人,那么你就可以到社会上层,如果你没有能力而且还非常懒惰,那么你只能是社会底层。所以你的身份也是能力的象征。

  在格外重视身份的今天,我们心中会有这样一个观念。如果你穷,你没有出人头地,那么一定是你不努力。如果你穷,那么你的人生也不会获得成功,你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这种观念会让我们更加崇尚富人,对穷人舆论压力就非常大。

  所以在这样一个身份容易被改变的社会中,身份焦虑就越容易产生。而现代大众传媒又引导我们提高了对自己的期望,他们说: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仿佛在告诉人们,只要我们肯努力,那么我们都可以成为马云那样的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必须干劲十足,一直向前冲,那么压力和焦虑能不大吗?

  生活在崇尚精英的社会人们对财富的追求越来越狂热,而且还催生了一种提倡消费的文化。在当代社会的营销理念中特别推崇身份这个概念,他们希望高端消费者需要拥有可以展现身份的工具。在这种消费的理念之下,产生了一批凭借势力消费的人,给现代人的身份焦虑火上浇油。

  第一个方法使用理性的哲学来化解身份焦虑。在现在这个注重身份的社会,很多人对自我的认识都是来自于社会对他的评价。但是在哲学世界里我们要用理性来把关,当别人对你说你没有价值时,你要判断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么我们就要继续改进。如果是假的,我们就不用改。

  哲学上还有一个方法:避免与世俗交往。因为公众通常都带有盲目性,他们的观点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和文化背景限制。也就是说他们如果批评我的话,很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不理解我,他们没有身处我所在的环境,所以我不必与他们多费口舌。正如叔本华所说:我们要享受孤独。这个观点并不是说要与世隔绝,而是建议我们避开外面世界的干扰,按照自己内心的良知来行事。

  第二个方法是提升自己的精神世界。在西方社会很多人都信仰基督教。因为以前的封建社会阶级是固化的,这是如果你是农民的话,那你一辈子就是农民,你的后代的命运也基本固定了。但是现实社会阶层身份是事实,但是精神世界却没有固化。

  基督教可以在西方社会普遍流传,也是因为它满足了人们的心理追求和精神需求。基督教的观点就是当人死了之后,每个人都是以平等的身份站在上帝面前。其实这种方法的思路也是当我们被世俗的攀比折磨得不知所措时,我们要找出一个谁也比不上的存在,就比如说神,比如说大自然等等。在这些事物的面前,我们人是渺小的。无论你的身份多么显赫,那也无济于事。

  还有就是游览名山大川也可以提升精神世界。我们以前学古诗的时候也经常发现很多诗人在面对自然景观时都会感慨,我太渺小了,我现在所拥有的荣华富贵什么也不是。而那些身份低微的诗人就会说,在这良辰美景当中,荣华富贵算得了什么,我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我比谁都自由。

  第三个方法就是文艺创作。文艺创作是评论家们的重要舞台。在这个舞台上他们化被动为主动,他们不仅想要提升自己的精神世界,还对现在社会主流身份提出质疑,就比如说在现在的成功标准困扰很多人,那么就会有很多人站出来说,是不是这个标准本身就不合理,带着批判的态度来认知社会。

  我们现在对身份的焦虑也可以通过创作来抒发。就像一些画家,他们作画的时,不是在为身份服务,更多的是自我表达。他们所发掘在日常生活中的美与财富无关,更多的是表达自己的精神世界,所以文艺创作对现在物质社会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