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玉米油 >

资讯中心

我不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古耽文推荐大冰作品全集txt大冰《我不》
* 来源 :http://www.bezxgdlaw.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2-22 11:26 * 浏览 :

  对于次知名的饭局,史官司马迁以不到800字的篇幅,就为后人重现出两大豪杰之间的际明争暗斗场景。类似的情况也在往后的历史中屡屡浮现。

  不过,用酒席做局的谋划绝非东亚独创。发生在公元 493年的拉文纳血案,就是鸿门宴的西方世界的版本。

  拉文纳之宴的首位主角,乃是统治意大利的日耳曼执政者奥多亚克。此君在人才辈出的民族大迁徙时代或许无足轻,但他却在公元476年废黜了西罗马末代皇帝罗穆路斯。这个举动不仅底终结了古典罗马的国祚,也宣告中世纪时代的正式降临。但由于自己的蛮族血统限制,奥多亚克无法自立为帝。于是,为了换取自己的合法执政,他便主动向东方的君士坦丁堡当局称臣。但其实际地位与西哥特和汪达尔等蛮族国王并无差别。

  饭局的第二位主角,是同样源自蛮族的东哥特国王提奥多里克。他的集团在父亲提奥狄米尔带领下,占据潘诺尼亚地区,并成功摆脱了匈人帝国控制。自己也和强盛一时的东罗马帝国展开交锋。在公元4世纪的70年代年代,先后多次深入巴尔干半岛,并数次击败东国的多瑙河野战军。迫于无奈,芝诺皇帝在公元484年授予其执政官头衔。这也让提奥多里克成为首个拥有执政官称号的蛮族首领。

  为了缓解自身危机,芝诺也想尽办法对前两者的关系进行挑拨。由于东哥特士兵的战力强悍,又在帝国的巴尔干半岛占据地盘,因此必须以招抚手段进行怀柔。但提奥多里克稍后就在公元486年再次发难,率军攻入东帝国境内。经过一年的攻略,不仅围攻君士坦丁堡,还将帝都与巴尔干其他区域的陆地联系切断。

  面对如此糟糕的形势,皇帝终于开始考虑给东哥特人寻找安置地点,并且需要远离自己的京畿核心。于是,已经不在自己控制下的意大利,就成为祸水西引战略的最佳选择。

  然而,奥多亚克不是那些只会斗鸡遛狗的晚期罗马皇帝。他在强手林立的雇佣军中脱颖而出,并带领他们推翻西帝国统治,足以说明其本人颇具才干。在公元 486年时,他还击败了被芝诺请去意大利的鲁吉人。不仅击杀其国王,还将诺里库姆并入自己的疆域。因此,皇帝想要完成战略规划,就必须从其他方面寻找突破口。

  好在东哥特方面比谁都着急,很需要一片广阔且富裕的辖地进行休养生息。在现实压力面前,提奥多里克虽然明知君士坦丁堡方面有重大阴谋,也只能顺应时势的进攻意大利。公元 489年初,10万多哥特部众开始踏上征程。得益于自己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劲旅,以及远在高卢南部的西哥特远亲支持,他们在1年间就先后三次击败奥多亚克。最终,东哥特人将对手包围在拉文纳城,没有让战争过多地消耗自身实力。

  不过,战败者还不会轻易投降。他们依靠拉文纳有利沼泽与港口地形,始终将围攻者拒之城外。尽管提奥多里克依靠强悍的军力占尽先机,却终究无法完全消灭对手,这样的僵局也维持了3年之久。

  正当双方都骑虎难下之际,拉文纳的主教约翰站出来,成为改变局势的又一关键人物。作为王权和军权以外的第三股平衡力量,这位神职人员积极穿梭于城内外的两位枭雄之间。通过他不辞辛劳地的斡旋,促成两位日耳曼首领在公元 493年的2月25日达成协议:提奥多里克将与奥多亚克一起共治意大利。作为补偿,后者也把儿子特拉尼斯交给竞争者作为人质,并且承认对手在政治上占据主导地位。

  3月5日,东哥特国王在约翰主教的迎接下,进入自己已围攻3年而不得其入的拉文纳。在欢呼和平的声浪中,双方同意摒弃前嫌并发誓将对方视为兄弟。但在场的人们都不会料到,这样和睦相处场景居然只能维持10天。最后完成双雄间对决的手段,竟是一场看似平常的饭局。

  原来,为了协调彼此间的权力统辖,两位王者时常设宴款待对方并增进交流。3月15日时,东哥特国王就如同前几日那样,向奥多亚克发出宴会邀请。后者没有过多怀疑,就如往日一般准时赴约。当天下午,他带领若干侍卫,前往曾是霍诺留皇帝官邸的劳伦图姆宫—。那里已经成为东哥特首领的住处,也是最适合举办宴会的场所。

  按照罗马旧俗,客人在正式进餐前需要换上宴会托伽,然后以卧姿斜躺至卧榻上进食。但此次宴席的主人及宾客均为日耳曼人,便很自然的改为蛮族式坐席。侍者们鱼贯而入,向两位君主献上蜂蜜酒等开胃酒,以及蜗牛、蘑菇、腌肉和咸鱼等开胃菜。等到宾主稍作停顿,才是提前烧烤完毕的猪肉、羔羊、香肠、野鸡以及各色鱼肉等主菜。

  在大口吃肉的同时,提奥多里克肯定也按照罗马惯例,雇佣专业演员前来表演戏剧和杂耍。主客双方也在此时大量饮酒、相互寒暄,使得整个场面都显得其乐融融。赶来赴宴的前意大利统治者,就因此而放下了最后戒备。

  然而,提奥多里克却不愿意继续维持这种表明和平。东哥特国王清楚知道,部众追随他从潘诺尼亚起兵,同强横东罗马帝国针锋十多年,不会愿意看到领袖与其他人分享权力。随着夜幕降临,早已制定好的暗杀计划,也随酒宴的深入而得以实施。东哥特国王借着酒意,邀请奥多亚克到大厅另一侧的小房间单独秘谈。喝多的后者丝毫没有警惕,就醉醺醺的欣然前往。至于自己身边的侍卫,也被此前放出的烟幕弹所迷惑,没有任何人加以劝诫。

  于是,等奥多亚克随主人走进密室,就有2个东哥特侍卫从左右两侧靠近,迅速抓住他的胳膊。先前还和他殷切交谈的同僚也立即翻脸,向埋伏好的人员下达动手信号。讽刺的是,由于密室光线十分黯淡,导致视野受限的伏兵一时无法看清房间内情况。加上紧张情绪的干扰,让这些甲士竟然没有及时找到动手的目标。

  眼见部下如此无能,提奥多里克便决定亲自上阵。这位东哥特国王迅速来到对手面前,用宝剑从上方刺入奥多亚克的锁骨。力道是如此之大,竟使宝剑直接刺穿对方的整个躯体。原意大利的统治者,在弥留之际还喃喃自语道:上帝在哪里?而他的敌人则回应道:这就是你对我的人民所做的。

  曾终结西罗马帝国的一代枭雄,就这样在60岁时落得遭背信弃义下场。谋杀他的凶手,也如愿以偿地的成为新意大利国王。

  尽管提奥多里克给后世留下了贤明、公正和强悍的形象,但采用鸿门宴偷袭的卑劣手段手段,实在有愧他的“大王”美誉。在铲除竞争者后,他不仅将其家族和部属全部诛杀,还毁灭凶杀现场,并组织御用文人将毁约动手的脏水泼到奥多亚克头上。自己则被俨然打扮成被迫反击的受害者,企图在道德层面上摆脱尴尬处境。

  当然,行为最终被证明为是徒劳之举。因为不是每个记录者都品行低劣且喜欢阿谀奉迎,这也让凶案的真实情况得以还原,供后人不断体察。